- 邪汤丸 -

不定时冒泡,没有长混的圈,取关随意。
酷爱ABO。黑历史不删是因为自己看着感觉好有趣啊哈哈哈。共勉。

【李泽言×我】日出前让爱恋延续

.


“我们再见一面吧。”

我在对话框中输入了这几个字,却又在几秒钟之后删掉了。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四十一分了,两个小时之前你就已经和我说了晚安,你早就睡了。而再过几个小时,你又会起来,然后在家人的陪伴下准备去机场,前往英国。再说这样的话,也是无济于事而已。


你说你会去英国留学很多年,你会尽量经常回来,不用担心你,也不用牵挂。

这或许是和你在一起之后最坦诚的一句话了。


.


见面以后爱欲的余韵还未消散殆尽,才过了短短的几个小时,身体却又开始叫嚣,开始渴求了。我发疯似的吻上你的脸,贪婪的将舌头探进你的口腔,那种撒野的劲就像个借醉乱来的流氓。天呐,在你眼里一向胆小的我,现在竟然也大胆...

…✋🏼🐠

啊真的好想将李泽言那个死闷骚的傲娇一面扒下来好想看他吃醋说骚话……emmm本来是一边听狐狸精一边画的…女主的性格也是我的私心啦哈哈。画风超级潦草的还牛头不对马嘴……各位李太太不要打死我啊otz

[冲神|架空|ooc有]终身禁锢

“让我杀了你吧。”
一如既往清脆如银铃般的声音就这样宣告了他期待已久却又难以接受的最终定论,以至于让他有有种急于发泄的疲惫。明明声音并没有多余的感情起伏,他却听出了一丝弦外之音。

她也许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此时的声音竟是如此的沙哑吧。
赤红的双瞳对上那双湛蓝澄澈的杏眼,因为紧张而微微撅起的双唇,实在是让人心生怜爱。冲田总悟还记得他第一次看到这双眼睛的时候不禁让他感叹了一番……那样清澈的眼睛,就像能把人的罪行都洗涤一样,以至于一瞬间,他的七魂六魄就这样被她吸了去。

啊。真美。因为憎恶愤恨而流露出的,绝望而又扭曲的表情,因为心底仇恨的怒火而变得美丽的面孔……
真想将她摧残,狠狠地蹂躏。但是,就这样死在...

[三日鹤|ABO|车有]除你以外.(下)

*现代paro,ABO设定

*背后注意,文笔渣注意

*↓↓↓没问题的话就请食用愉快↓↓↓

前篇走这里:http://kazane0v0.lofter.com/post/456322_f03589d

.

三日月宗近从来没有想到“一见钟情”这样狗血的词语竟然有一天会套在他的身上。他曾经决定不再对谁有过分的感情投入,可是当他遇到鹤丸国永这个人的时候,他却动摇了。

到底是哪一点吸引了他,三日月宗近自己也说不准。如果单单是因为信息素的干扰,那未免又太过肤浅。他遇到过比鹤丸更加迷人的omega,也曾经对那位omega展开过热烈的追求。但他们并没有走到最后,是因为彼此都受了欲望的蒙骗——他从前认...

[三日鹤|ABO|车有]除你以外.(上)


*现代paro,ABO设定
*背后注意,文笔渣注意
*↓↓↓没问题的话就请食用愉快↓↓↓

.
“所以说,成为我的番吧?你想要什么尽管提就是了,我不会亏待你的。”
如果鹤丸今天不是挑了耳屎,他真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了什么精神病。他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家伙,然后故作镇定的抽了一口万宝路。
“哦……?我并没有什么特别想要的,钱我也不缺,你还是省点心回去洗洗睡吧。”鹤丸嘲讽似的看着他,然后缓缓的吐出了一口烟。
“鹤,别耍脾气了,你没理由不愿意。你最近很缺钱,而且你也很喜欢我。”
可恶……。鹤丸国永不屑的咂咂舌,这家伙太了解自己了,甚至连公司有多少资金都清楚得很。他最近确实有些资金周转不来,这个时候三条组的少当家提...

黑手党设定.
后续都是在学校画的就没放上电脑了。

[三日鹤|车有|日常]如厕体验。

本丸的公厕刚刚被打扫干净,鹤丸国永正准备去享受一下这个干净又整洁的如厕体验。他当然希望能专心的疏解一下,然而在这么热闹的本丸里似乎不可能呢。

他刚推开门就看到便池边站着一抹蓝色,鹤丸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一步,背脊一阵发麻。无论是谁他都不介意在洗手间碰到,除了这个家伙。对,就是那个脸比实战更能让人折服的笑面阎王——在主公心里还颇为得宠的三日月。
以及……总是趁机揩油的老淫棍。

“哟,鹤丸。”
这样打招呼可一点都不雅观啊……鹤丸国永一脸鄙夷的看着正站在便池旁边一手撑着墙一手把着家伙的三日月,虽然很想忍住不笑,可是嘴角始终忍不住抽搐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尿意一下子憋了回去,鹤丸笑得眼泪都快出来...

[维勇|黑手党设定]Encroach.侵蚀.

有时你想就这么不管不顾地离去,
却终是发现自己还留恋着这一切。
————

夜渐深。冬天的窗外正纷纷扬扬的飘着零星的雪花,玻璃窗上倒映着他的脸庞,仿佛是在嘲笑着什么似的,青年的嘴角不禁扬起了一个弧度。
吐息呼出的温暖气体在玻璃上形成了淡淡的一层水雾,四处化开的一瞬间就像一朵透明的冰花,美得让人失神。然后没又有半点情理可讲,亦不留任何眷恋,这依存在玻璃上的最后一点温暖也消失在空气中。
就像那个人一样,冷漠又无情。
银发男人晃了晃手中的威士忌,然后一饮而尽。也许是酒性使然,视线开始变得模糊,眼前竟然出现了他的面容,黑色的头发和天空的颜色几乎融为一体,让他分不清这是梦还是现实。
他早该知道这样的感情就该会以这样...

© - 邪汤丸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