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邪汤丸 -

Luv me lve my dog.爱你所爱.
高三狗长弧,一年后见x
酷爱ABO。黑历史不删是因为自己看着感觉好有趣啊哈哈哈。共勉。

[冲神|架空|ooc有]终身禁锢

“让我杀了你吧。”
一如既往清脆如银铃般的声音就这样宣告了他期待已久却又难以接受的最终定论,以至于让他有有种急于发泄的疲惫。明明声音并没有多余的感情起伏,他却听出了一丝弦外之音。

她也许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此时的声音竟是如此的沙哑吧。
赤红的双瞳对上那双湛蓝澄澈的杏眼,因为紧张而微微撅起的双唇,实在是让人心生怜爱。冲田总悟还记得他第一次看到这双眼睛的时候不禁让他感叹了一番……那样清澈的眼睛,就像能把人的罪行都洗涤一样,以至于一瞬间,他的七魂六魄就这样被她吸了去。

啊。真美。因为憎恶愤恨而流露出的,绝望而又扭曲的表情,因为心底仇恨的怒火而变得美丽的面孔……
真想将她摧残,狠狠地蹂躏。但是,就这样死在她手里,倒也不后悔。
他轻微的咪起眼,嘴角不禁漫起了笑意。冲田总悟付下身,抓住了少女那只紧握着匕首却又在轻轻颤抖着的手,少女显然是被他这样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想要挣扎,却没等她有反应的时间,冲田便已经凑到了她的脸颊旁边,朝那张洁净如雪域神女的娇颜上落下轻柔一吻。
随即又将脖颈抵在刀尖。

“可以啊。”又是一声轻蔑的笑声,少年就这样闭上了眼。
少女显然是被他这幅漫不经心的从容激怒了,颤抖的手紧握刀柄,刀尖刺破了他皮肤的表皮,血一点一点的往外渗,但是对他来说根本不痛不痒——明明被小看了,她却下不了手。为什么?她应该下手才对,她从前并不是这样婆婆妈妈的人,活得潇洒,走路带风。面对仇人,她也从不手软,要么干脆让他死个痛快,要么老死不相往来。绝不会浪费时间在这种紧要关头……要知道,世界上变卦太多,何况对手还是这样的一个人——这个囚禁了她半年的人,不管出于什么理由,早就该死了几万遍了。
但是神乐还是犹豫了。
理由么……
她大概也是知道的。

.
她是唯一一个作为战败国的俘虏仍旧被监禁在这里的囚徒。仅仅因为她是战败国国君的嫡亲,就已经让她有了处以死刑的理由。而将她囚禁于此,则是他人的另有所图。

“你将永远被囚禁在这间地下室里。”
“你不是很喜欢黑暗?这里除了肮脏的欲望以及无尽的折磨什么都没有呢。”
“不要妄想逃走了,无论你去到哪里,我都有办法找到你。”

这对于无法站在阳光底下的她来说,黑暗就是她的栖身之所。这下,连自由的权利都被夺取了。

三年了。被人囚禁于此,已经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深知自己早已深陷堕落的漆黑,她也不再挣扎,只是她从来都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可以翻身的机会,尽管最终都是以失败告终,她都愿意尽力一试。
在绝望里寻找转机,就像在死亡的彼岸寻找生的希望一样,明明已经被拖进了地狱的深渊,却仍妄想总有一天能涅槃重生。

在这个连神都已经遗忘的角落里,哪里有什么希望可言?
顺其自然,是否就是在告诉世人不要作太多无谓的设想?

每每思绪至此,少女苍白的脸颊总是会被泪水沾湿。除了独自叹气,她什么都做不到。她早就丧失了生的勇气,又被欲望吞噬,哪里还有反抗的力气。
即使现在给一个机会她回到她应该去的地方,她也不可能像从前一样了。

.
“我做不到。”
最终,她还是松开了紧握的匕首,眼泪自眼眶倾落,打湿了少年的外套。
显然,冲田总悟也被她的行为惊讶到了,可这种讶异的情感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就被她接下来要说的话激怒了。

“杀了我吧,求你了。”
懦弱又可怜的哭丧着的脸,是胆小鬼和弱虫才会有的表情,竟然浮现在她的脸上……到底,到底她是有多绝望,才会在她那张傲气的脸庞上露出这样的表情?
冲田总悟只感到心脏一阵绞痛。

“不可能!”
他爱的那个夜兔神乐,应该是摆着鬼脸向他挑衅却又从不认输的强者才对,绝不会像现在这样,卑躬屈膝的求着他给她解放,哭着让他放过自己。
到底自己是哪一步做错了?是夺走了属于她的光明?还是剥夺了她的自由?如果真是这样,是不是放走她,就能改变现状?
不。不可能。唯独让她从自己身边逃离这一点他绝不可能妥协。
“快动手啊!那么恨我,理应不该有片刻的迟疑啊!”
“我做不到!我做不到我做不到!!”声嘶力竭的哭喊。
“为什么?!你是受虐上瘾了是吗?!”“因为我爱上你了!”
冲田总悟忽然感觉世界有点恍惚,他绝对是太久没有听到别人在他耳边这么吼了,以至于怀疑他的听觉是不是出问题了。
“你说什么?”
“我说我爱上你了!”

如此坦率又炽热的心声袒露,神乐是第一次。在被羞耻感包围的同时,一股莫名的释然也随之而来。
她爱上他了,在很早很早以前,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倚靠在树下乘凉的他,微凉的风拂过他的脸颊,轻轻撩起他的发丝,知了在树上鸣叫让她有些恍惚。似梦非梦,像是一场意外的相遇,又像是命中注定。
那一年她14岁,第一次感受到了恋爱的悸动。

而如今,在两人都早已染上无尽的污秽以后,那份纯真的初心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满身苍痍的她一心只想荼蘼。

爱上了一个只有欲没有情的人,是不是注定只能以悲剧收尾?

“你在说什么玩笑话……”冲田总悟显然是被她的话冲昏了头脑,只能撑着脑袋费劲的判断她这番话的真假。
“你又在骗我,对吧?”
“我决不会上你的当,找理由也找个有说服力的啊,你这算什么?忽悠我?我差点就信了。”
可她又不像是拿这种话开玩笑的人。
假如我把她的话当真,会不会就此中了她的诡计呢?冲田总悟不断思考着,最后在占有欲的驱使下,他还是忍不住相信了她的话。

——就算是骗我的也好。
——我甘愿被她欺骗。

“呵。那么作为你对我动手的惩罚,就让你活下去留在我身边好了,来日方长,总有机会让你生不如死。”

啧。换句话说吧,你这辈子没有逃离我的权利。

fin.
————
好久好久没有写过些什么了来复健……去电影院看了银魂的电影又想起我曾经超喜欢这一对的啊。不过电影只看到一半就被催着回学校了,超气。
ooc了好多第一次写这对性格什么的只能把握个大概,剧情也是一股脑的往里塞……文笔不怎么样还是请见谅了OTZ。

评论(4)
热度(14)

© - 邪汤丸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