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邪汤丸 -

Luv me lve my dog.爱你所爱.
高三狗长弧,一年后见x
酷爱ABO。黑历史不删是因为自己看着感觉好有趣啊哈哈哈。共勉。

【妮姬段子】曾经

叶落。

秋色浓。

那片片长叶似乎还眷恋着人世。

那大片大片的原野已经开始泛黄。

此刻,你我的爱正在凋零。

分手吧,趁夏季还未将我们忘却——

最后的吻含着泪轻落你低垂的额头。

                                           ——楔子。

妮可是个单亲孩子,开朗,活泼。

真姬出生在医生世家,温柔,气质不凡。

两人在高中时相遇。那时,妮可17,真姬15。

因为种种原因,她们在学园偶像中认识了。

一年的时间里,从陌生、认识到彼此有了交心的感觉,这种微妙的心情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大概她们两人都不知道吧。

妮可毕业那天,真姬愣愣地目送她收拾东西走远,她百感交集。

“妮可我啊,才不会不舍得真姬你啦!…我走了…你…拿着这个!你想我的话就把这个发带拿出来看看吧!我一定会回来…接你的…”真姬握着妮可给她的发带,看着就要哭出来的妮可。

她有很多话想和妮可说啊,例如“喜欢你”“不要走”之类的。但是这些话还没说出来,就卡在了唇间。

“再见——”

妮可努力的漾起一丝笑容,和她挥了挥手。

转身、离开。

剩下真姬一个人呆呆的站在原地目送她远去。

晚风轻拂她的脸,撩起了她的发丝。

连同那份青涩的情感也随风飘去。

几年后,真姬继承了她家的医院,日子似乎过得不错。

而当初嚷嚷着要成为偶像的妮可,奋斗了几年也不过是个没有名气的小人物罢了,反正新人层出不穷,转眼间就忘了吧。

在前一周的u's聚会中,大家谈得很尽兴。又是聊聊以前的经历,又是谈谈现况。

唯独妮可没有来。

真姬有些失落的看着对面空空的座位。

她以为这次聚会一定可以看到妮可了吧。为此,她开心了很久。

她准备把那时没说出口的话,好好的告诉她。

这是传达给她的最后一次机会了吧。

也是,改变未来的一个转折点。

“啊哈哈…妮可酱还是没来呢…”穗乃果笑笑的说。

“妮可真是的,顾着自己忙都忘了我们这些伙伴了!”绘里有些生气的说道。

“…是呢。她…一直都这么忙啊。”真姬小声的喃喃道。

“说起来,妮可送了一条发带给真姬吧?真姬还留着吗?”

“诶?”回过神来的真姬才慢慢的回答道,“那种东西…已经不需要了。我,下个月就要结婚了。”

大家似乎吃了一惊,“诶?!那妮可知道了吗?”

“…她…”真姬皱皱眉,没有说下去。“我还有事…先走了。”

真姬故作镇定的走出去。

就像那年,妮可从容的背着她离开音乃木坂学院一样。

骗子。

胆小鬼。

真姬不禁在心中骂着妮可。但同时,伴随着她的是揪心的疼。

既然不会来,何必留下一个空希望给我。

这就是你说的话啊。

泪珠一滴一滴的划过她那张精致的脸,她无力的坐在地上。

怎么办。

怎么办啊。

下个月,我就不再属于你了。

妮可…

手机在口袋里震动了几下,真姬平复了心情,接听了电话。

“我是西木野。”

“啊,西木野医生,这边有个病人需要你来治疗,请快点回来。”

“啊啊。知道了。”

真是麻烦啊。

她换好雪白的大衣,推开房门。

当她看到那位病人时,浑身打了个冷战。

她,就是那个不出名的,没有名气的偶像,矢泽妮可吧。

真的是她吧…真的吧…

她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镇定的为她诊断。

“矢泽小姐,你应该知道你…脑…肿块…已经扩散了吧…总之注意休息,多喝水,还有…不要情绪激动…”

她为妮可念完死亡宣言,心脏那方传来剧烈的刺痛。

为什么。

怎么会这样啊!

“真姬——”躺在病床上虚弱的女孩轻轻的念出了她的名字。

她稍微愣了愣。

“对不起…”

她认为这一定是错觉。

就算是真的,那又怎么样。

已经…太迟了。

“妮可好久没见过你了啊…真姬…最近好吗…”她笑笑,那笑容是那么柔和,又是那么落寞。“听说你,要结婚了呢…”

“是啊。”真姬坐在床边,看着窗外。“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了啊。”

“这么多年不见你,变得成熟妩媚了呢。哈哈。妮可也喜欢这样的你啊。可惜啊…”

“为什么,你不回来接我。你说过会回来的。”

“…大概,想你忘了…妮可吧…”

真姬听到这句话,忍不住冲她大喊。“忘记?!你知道这几年我有多想你吗?每次在荧幕上看见你,总会想起以前的事,你让我怎么忘记!”

妮可突然笑了笑,“真好啊…我还以为你早已不记得我了。”于是费力的坐起来,在真姬的唇上轻轻的吻了吻。“真姬啊,是个没有办法强颜欢笑的人呢。”

说罢,便用手轻轻的为她抹去眼角的泪水。

用她苍白的唇在她低垂的头上留下一吻。

“不要对我这么温柔…我怕我会舍不得你…”

“那就用尽一生把妮可记住好了。”

妮可把真姬拥入怀中,低声的倾诉着爱语。

一遍一遍的重复着那句单调而又炽热的话。

我爱你。

我爱你。

我爱你的身、心、乃至全部。

哪怕只有一晚也好,我也想和你共度最后的时光。

在天明以前,就此沉沦吧…

尽管那似乎是段唏嘘可笑的感情。

我爱你,用了整整一个曾经。

评论
热度(19)

© - 邪汤丸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