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邪汤丸 -

Luv me lve my dog.爱你所爱.
高三狗长弧,一年后见x
酷爱ABO。黑历史不删是因为自己看着感觉好有趣啊哈哈哈。共勉。

【色松】言葉より、好き

第一次写色松也是第一次写bl,人物轻微的ooc了
过程并不欢乐,但是结局甜。
>>>>>>>>>>>>>
庆典什么的,派对什么的,真是糟糕透了。有关那个人的全部,我也讨厌至极。
非常、非常讨厌。
一松忍住一肚子火坐在一个角落里看着他们五个人大声的谈笑风生。
“真是没想到,我们这群人渣里面居然是你最早脱离单身啊!空松,你对得起我们吗!啊?!”小松才喝了几杯就开始耍酒疯了。
“什么啊,totti不是也交往过好几个女朋友了嘛。就算不说他,十四之前不是也有一个嘛!所以这到底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轻松还真的是一脸轻松的说着这些对于以前他们根本无法想象的事。
他们从家里蹲毕业已经有几年了,虽然每个人混的程度都不同,但也算得上是风生水起吧。
这里面混得最好的算是空松了。从一个底层的小职员到高层老总,还有一套自己的房子。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他也从来都没有对任何人提过。
“诶…轻松哥哥居然会说这种话呢,明明你也没有交往过吧?”totti在一旁偷笑。
“吵死了要你管!”
“好了好了不说这个,我准备要结婚了,婚礼大概一个月后吧。对了,蜜月旅行有没有什么建议?”
“蜜月啊…去热海怎么样?海景超棒的呢!”totti在一旁建议。
“可以诶…不过这个时候去不太好吧。”
“去看野球赛吧!野球最棒了!”十四松兴奋得都要跳起来了。
“不…所以说这是蜜月旅行…”
“去情人旅馆每天开房怎么样?”小松一边吐着满嘴酒气一边说。
“喂你到底在想什么啊!”轻松忍不住吐槽了。
一松还是一个人蹲在墙角什么也没说,被汗濡湿的手掌紧紧的握住茶杯。他现在有种无法言喻的冲动想要冲过去打那个人一顿,但还是忍住了。
“喂,一松,有什么建议吗?”轻松朝他问道。
他没有回答。
他不想为那个人的婚礼做出任何贡献,也不想为他提任何建议,更加不想看见他和自己以外的人在一起。
因为他喜欢那个人,那个叫空松的人。
“一松?”
“吵死了…”
“诶?”
“我说你们吵死了啊!婚礼?蜜月旅行?关我什么事啊!他喜欢怎么样都好吧!”一松用尽全力朝着他们怒吼,压抑在心底的怒气一下子冲了上来,他知道自己这样的举措根本不能挽回什么,只能让他显得自己更幼稚,但哪怕是只有万分之一的几率去让他取消婚礼,他都会不惜付出所有。
“你突然是搞什么啊!这么大脾气!”轻松显然是被他突如其来的火爆脾气吓到了。
“算了算了,别管他了。他老是这样的吧。”
一松感觉自己没办法呆下去了,于是他穿着拖鞋就走了出门。
“我去看看他…”“诶?空松哥哥,不管他也可以的吧,反正他自己也会回来。”totti撑着脑袋露出一脸迷茫的表情问。
“他现在这么火大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来呢,我去找他。”
于是空松也紧跟其后地出了门。只是既然一松有意逃避,这么可能轻易的就被他们找到。平时一松去的地方也不多,但今天空松真的找遍了所有他可能会去的地方都没有找到。
正当他想要回家确认时,却在酒馆的后巷看见了喝醉的一松。
“搞什么啊这家伙!不能喝酒就别学别人喝啊!才一杯就醉了还要发酒疯,没付酒钱不说,打碎了这么多东西,你说该怎么办!”酒馆老板见空松来带他走,顺带将所有怨气发泄了在他的身上。
“抱歉抱歉。钱我会让人送到你的店上,现在请先让我把他带走如何?真是打扰了。”
“记得把钱送过来才好!不然我就去你们家砸个稀巴烂!”
真是臭脾气啊这老板。明明以前也不是这样的。
就像这家伙,明明以前的脾气也很温顺的。
“酒!快上酒!”一松瘫软地倒在空松的肩膀上,吐着满嘴的酒气抱怨道。
喝醉了的一松脸红扑扑的,完全失去了抵抗的能力,现在的他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空松看着他,原本有规律地跳动着的心脏开始变得狂躁起来,但他明知道这种悸动是什么,却也只能当作是错觉。
一松是讨厌自己的,这一点他从小时候开始就知道了。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些什么,一松就是那么的厌恶自己。
啊,反正,自己很快就要从他的世界离开了吧。这样一来,自己就不会对他造成任何困扰。
“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冲啊!呜哇好像真的飞起来了耶!哈哈哈哈…”
空松将他抬到了自己的住所,刚进门一松就兴奋得不得了,跌跌撞撞的满屋子乱跑。
“喂!小心点别摔跤了!”空松没办法,也只能跟着他乱跑。
“喝酒喝酒!哈哈哈哈哈哈…”一松自己就跑去厨房的冰箱拿了一罐啤酒出来喝,空松也没来得及阻止。一松的酒性极差,酒品更差。他真的有点害怕他一会会做出什么事来。
然而一松并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大闹一场,只是喝完啤酒打了个嗝,然后就开始含糊不清的说着一些乱七八糟的话。
“别再喝了一松。”
“啊…?你谁啊…让我喝…”
“我是空松。别再喝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自己不能喝,还喝这么多。”
“你说什么…?空松是吧…恩,空松。这是哪?”
“我家。”
“噢,你家。”一松从沙发上站起来,那么一瞬间他感觉自己清醒了不少,可是头还是晕晕的,脑回路似乎还是不能正常运转。
“这是你厨房?不错嘛…嗝…哇,浴室也好大…这样你就可以和她在浴室里做了吧?还有独立的房间…床也好软…肯定和她睡得很舒服吧?”一松冷笑道,酒气上涌的脸显得更红润了,那双冷色调的双眸中包含着煽情,空松听着他一句句的嘲讽,心里难过得不得了。
“一松你真的醉了,在沙发上躺着别乱动。”
“哈?你说什么?我才不要…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这样指点我?别以为你大我那么几分钟出来你就想控制我,你算个屁…” 一松指着自己心脏的方向朝着空松吼叫着。然而他的眼睛竟然泛着泪光。“凭什么我连整颗心都要被你控制住啊!”
空松就算再笨,他也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
“一松…你听我说…”
“既然有了她你就赶紧滚啊!反正我对于你也不过是兄弟而已吧…兄弟之间互相背叛不是我们经常做的吗?恩?…我没事…我自己可以回去…嗝…”
一松推开他面前的空松向玄关走去,在擦肩而过的瞬间,空松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臂,一松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他拥入怀中,紧接着的是疯狂而又激烈的亲吻。
已经没有办法再忍下去了。
空松同样也如此的深爱着他。
“笨蛋一松,我对你的感情又何止是语言上说说的这么简单。我会做给你看的。”
“诶…?”
说罢,他俯身吻了吻他身下的一松。
“阳台上养的花是你喜欢的,卧室里的大床是给你的,你的游戏我陪你玩,你想要的猫我全给你买,亲爱的,我会努力上进。所以你不必为活着弯腰,你只要为我张腿就够了。”
空松满足的抱着怀里的人,一松虽然脸上露出别扭的表情,但双手却紧紧地拥抱着他没放。
“臭松…混蛋!”
“是,是…”
“混蛋白痴笨蛋臭松!最讨厌你了!”
“恩,是啊。”
“…臭松…”
最喜欢你了。
>>>>>>>>>>>>>>fin.

评论
热度(12)

© - 邪汤丸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