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邪汤丸 -

Luv me lve my dog.爱你所爱.
高三狗长弧,一年后见x
酷爱ABO。黑历史不删是因为自己看着感觉好有趣啊哈哈哈。共勉。

【色松】一松病

“啊噗咻——!啊咻——!”
一个个接连不断的喷嚏声响彻整个松野家,一松瘫软着躺在沙发上用纸巾擦着从鼻孔里喷出来的鼻涕,让后酝酿着下一个喷嚏。
昨天淋了一场雨回来以后他就感冒了,甚至现在还有一点发烧。他现在的心情奇差,不光是因为自己病了,更是因为某个人不解风情所导致的。
昨天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大家都不在的时间可以两个人去约会,空松却完全不懂他的暗示,死都要赖在家里睡觉。
两人争吵了很久,最后,一松满腔怒火用手刀狠狠的打在了空松的脑袋上,然后冲出了外面。
“混蛋臭松你的猪脑子赶紧去死吧!”

一松抱着他的猫坐在公园的秋千上,一个人看着远处厚厚的云层发愣。似乎快要下雨了,一松却没有要回家的意思。他满脑子想的都是空松,他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会喜欢这个笨蛋,明明那家伙根本就不怎么在乎自己。
一松越想越难过。
雨开始一滴滴的落下来了。怀里的猫开始挣脱他的怀抱跑去树下躲雨,剩下一松一个人还坐在秋千上面看着突如其来的雨滴不知所措。
算了。自己在他心中也就不过如此吧。
一松自嘲的笑笑。
秋千一直在雨中摆动,豆大的雨点打湿了一松身上的衣服,他只感到冰冷。直到雨停了很久很久他都没有离开那个秋千,即便是浑身湿透。
脸上的泪痕却怎么样也遮盖不住。
等天空完全被黑暗吞噬了以后,他才开始步履蹒跚地走回去。

“一松!my honey你去哪了怎么淋成这样?!你不会去躲雨吗天啊——”“啪——”
一松用力扇了空松一巴掌。脆响声在空地上回响跌宕。
“喂你突然是怎么…”空松正想对他动怒,却对上了一松噙满泪水的眼。
“…去死吧你混蛋臭松!”

在这之后一松就开始感冒发烧了。也正因如此,原本一家人去热海的旅行一松也没办法去了。偌大的房子就剩下他和空松两个人。
气氛尴尬到极点。

“滚远点我不想看到你…。”一松别扭的将头转到一边,推开了空松递过来的冷毛巾。
“你在闹什么别扭啊my honey,烧坏脑子可不好。这可是被冰水浸泡过的毛巾哦?想要吧?”
空松试图模仿一松上次的语调来缓解气氛,反而遭到了他的冷眼。
“…我不需要…反正我怎么样都好吧,你也不会在意我不是吗?”
“你说什么啊,你病了我怎么可能不担心!”
“那你昨天为什么不追出来找我啊!!咳咳…现在才来说这些有意思吗…我昨天…可是一个人坐在公园的秋千上淋了好久的雨啊!”
“对不起…我以为你出去玩小钢珠了…”
“…够了我不想和你说了。出去。”
一松扯了扯盖在身上的棉被,将头埋进被窝里。过了一会他又感觉到被子被人掀起了,他正想转过去对着臭松来劈头盖脸的咒骂,却看到了他的笑脸。空松挤进了被窝,用手环住一松的腰。
“混蛋你干什么!”
“好好的跟你道歉啊,不这样你怎么才能听我说话。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昨天是想要跟我去约会,现在补回来吧。”
“你开什么玩笑我可是在生病啊!”一松以为他是要带自己出去什么的,下一秒唇就被堵住了。毫无技巧可言,笨拙的亲吻让一松有点缺氧,他刚推开空松,感觉自己的衣服又被撩起了。
“喂…!我可是在生病啊!你想被传染吗!而且我可没有说过原谅你啊!”
“去他妈的感冒。只要是honey你的病毒,我被传染多少都无所谓。”
空松沿着他的脖颈一直吻到胸前,一松原本就因为发烧而发烫的身体现在几乎可以用火热来形容了。空松的温柔瞬间又把他攻陷,一松泪眼婆娑的看着他,那神情简直迷人心醉。
“混蛋臭松…你也就会做这些趁人之危的事了!”
“那是因为平常honey你根本就不会给我有机可乘嘛…”空松又贪婪的在他的胸脯上吮吸着。“现在我来给你好好治病吧?”
“你有病吧混蛋!咳咳…”
“对,我患了一松病…这种病全世界只有我一个患者哦。而且,只有你才是我的解药啊,my honey”

真是,对着这个人一松永远都没办法去生气。
喜欢你的笑脸,眷恋你的温柔,或许一松就是喜欢他这一点吧。
“你这混蛋病人,一辈子都不要好起来了!”
“好的一松医生!”
>>>Fin.

评论
热度(12)

© - 邪汤丸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