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邪汤丸 -

Luv me lve my dog.爱你所爱.
高三狗长弧,一年后见x
酷爱ABO。黑历史不删是因为自己看着感觉好有趣啊哈哈哈。共勉。

#维勇#あなたのだめに
图源见水印,表白ranko太太。
因为是看了前五集的时候写的可能性格和态度有点时间差。
时间定为事后。短篇。结尾不明意义。
其实单纯就是一个突发的脑洞。
希望食用愉快。
.
.
“维克托!!!”
勇利在床上挣扎着,伸出的双臂不安的在空中挥动着,朦胧的眼睛里泛着泪水。
“怎么了,我在,我在这。”
维克托温柔的紧握着他那因为紧张而颤抖着的手,在他的额头上轻轻的吻了吻。
稍微变得清醒些的勇利伸出手抱住了身旁的他,将头埋在他的怀里轻声啜泣。
“噩梦。”
“梦到什么了?”
“你……你离开我了。在一个十字路口对面,你向我走过来,忽然就消失了……我真的好害怕。”
“真是个缺乏安全感的小猪呢,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在这吗?”
维克托摩挲着他的肩膀,勇利的皮肤很嫩,滑溜溜的简直比女人保养得还好。大概是因为经常泡温泉的缘故吧。
“我不知道我们还能继续多久,外面那么多人对我们虎视眈眈。我害怕你会离开我,比得不到冠军还要害怕得多。”勇利将头靠在他的胸脯上,听着他起伏稳定的心跳,至少在这么一瞬间,他是感到安心的。因为对自己没有十足的信心能留着维克托,所以他总是会感到不安。
本来维持现在这个状况就已经足够苟延残喘了。
“呐,勇利。你知道我为什么会选择你吗?因为你比我所见过的人都要特别,甚至连女人都比不上你。又或者我只是在等一个像你一样的人出现吧。”维克托宠溺的看着他,“而且啊这本来就是我们两个人的事吧?所以别人怎么看又有什么关系呢,就算是不被允许,只要见到你,我就觉得那些东西都是无所谓的了。你只要知道我爱你不就好了。”维克托像是在安抚一只受惊的猫咪一样抚摸着勇利的头,面不改色的说着他最拿手的情话。
“我们是最适合彼此的存在。”
“我们互利共生。”
“所以你不需要想太多,稳稳的牵着我的手就好,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直到天荒地老。”
但愿如此。勇利朝他满足的笑笑,然后靠着他的胸脯又沉沉的睡去。

评论
热度(161)

© - 邪汤丸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