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邪汤丸 -

Luv me lve my dog.爱你所爱.
高三狗长弧,一年后见x
酷爱ABO。黑历史不删是因为自己看着感觉好有趣啊哈哈哈。共勉。

【色松】不如不见。
整合了一次重发。码了这么多篇还是喜欢这一篇多一点。短篇。
.
“喂,我们还是分开比较好吧。”
空松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原本十指相扣的手也抽了回去,很坦然的就说出了这句话。
“为什么。”一松也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惊讶,反正总会有这么一天的,只是他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理由…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么。真是个好回答啊。”一松笑笑,低头啜饮了一小口清酒。
告白是空松主动的,第一次也是空松主动的,说要一直在他身边的人是他,现在最先提出分手的也是他。
虽然看起来总是那么大大咧咧善解人意,可实际上一松真的摸不清他在搞什么。
“那到现在为止,你对我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一个笑话?我们之间算什么?”一松感觉自己有点累,虽然他很想对他大吼一场,可是他发现自己现在冷静得很。
“不,我是真的很爱brother你。”
口口声声说爱我,却又让我这么难过。
“那为什么突然说这些。”
“嘛…虽然我是很舍不得你,如果可以我还真的不想结束呢。”空松像是在讲别人的故事一般轻描淡写的说着这种宣告感情结束的话,脸上的从容让一松感觉不到他有任何的不舍。“但是啊,你不觉得我们这样根本就不会幸福吗?为了一松你的未来,果然还是去找份工作,找个女朋友结婚比较好吧?”
“你在说什么…”
“抱歉,虽然这样的话对你来说可能不是很容易接受吧。但是,我是真的想分开了。”
“你是认真的?”
“恩。”
“那好,分手吧。”
既然那个人都这样说了,他也不会拖泥带水的缠着他。有时候说出的话很残忍,但其实对自己亦是如此。向来明白世间的事情并不可能由一松他一个人掌握,
有些人选择积极争取,有些人则根本不选择。
一松离开的酒吧时候,并没有回头。
空松自然就没有看到他湿润的眼睛。

他搬出松野家有几个月了,为了等待签证他在外面一个破公寓住了好久。既然要走,就得走得干脆一点,不带任何留恋的离开。
他换上了一身整洁的西装,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的连皮鞋也磨得发亮。
领带配的是空松最喜欢的,领带夹也是空松送给他的,甚至,连身上的衣服都散发着空松最喜欢的香水的味道。
明明决定要忘掉那个人,却为了那个人,将自己打扮成那个人最爱的模样。
自己到底在期待些什么。自己这一次的离开并没有告诉任何人,既然这样,为什么心里又不自量力的期许着机场大门那边会有那个身影的出现?
别傻了,你该死心了。

安检的时候,工作人员要求他将那个领带夹摘下来放到遗弃物品的篮子内。
一松忍不住回了头。然而戏剧性的一面却始终没有发生,那一抹蓝色始终没有出现。于是他恋恋不舍的放下那个领带夹离开了。
原来耿耿于怀的只有自己而已。
>>>>
空松从母亲那里得知了一松回国的消息。自从一松销声匿迹到现在已经过了将近五年有多。
虽然被母亲警告过让他不要再对一松有什么非分之想,空松还是忍不住满心欢喜的打了个电话给他。

“一松brother,好不容易回来了,见一面吧?”
“……”对方似乎没有想到空松会打电话给自己。
“brother?有…在听吗?”
“收起你那蹩脚的英文。知道了,我尽量。”

空松早早的来到了约定好的Starbucks里坐下,向吧台要了一杯浓缩咖啡,坐在沙发里望着大门看得出神。 琥珀色的眼眸里有的只是期待。
终于,看见了令自己欣慰的那个人,空松有些激动,起身站了起来。却在发现少年身边的那位少女后,低头坐下。
“初次见面,我是一松的妻子。”
“…………”
“坐吧……”空松不冷不热地答道。不知怎的,他突然觉得有些气闷,有些不愿见到眼前的这个人和他的“同伴”。
那个女人有着外国人明显的特征,却说着一口流利的日语。据说是在生意场上相识的。
一松一直很沉默,直到他到前台为他和他的妻子点了两杯卡布奇诺。
“咖啡伤身。”
这让空松有点吃惊。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竟然还记得自己给他的建议。当年多么熟悉平常的一句话,空松如今只感到讽刺。
原来是自己关心他给他的建议,现在反倒……
空松突然觉得很疼。
——比那杯苦黑咖啡还刺激胃膜。疼,钻心地疼。
  
有些事情,并不是不在乎,只是没有在乎的资格。
也没有勇气。

“于是你找我来,有什么事吗。”一松的语气不紧不慢的没有任何一点起伏,眼神冷漠到甚至让他感受不到一点温度。
原本满心欢喜的心情现在早已荡然无存。
“啊…没。就想知道你这几年过得好不好。”
一松抿了一口卡布奇诺,然后将右手搭上了他旁边那个女人的肩上。抱紧。
“如你所见。我很好。”
空松知道他这是在向自己报复,为了当初那个无心的话而耿耿于怀。
可是他又怎么会知道,自己之所以会说这样的话全都是被父母所逼呢。
“啊,是吗。”
空松尴尬的喝完最后剩下的那一点点咖啡,撑起身朝一松笑笑。一直插在裤袋的左手紧紧的拽着那只领带夹。
那只被一松遗弃在安检处的领带夹。

“我只是想见你一面而已。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一步了。”空松硬撑着朝他挤出一个笑容,一松却自始至终都没有看他一眼。

“再见。”
“…再见。”

早知道见面会这么难过,还不如不见。
Fin.

评论(3)
热度(60)

© - 邪汤丸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