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邪汤丸 -

Luv me lve my dog.爱你所爱.
高三狗长弧,一年后见x
酷爱ABO。黑历史不删是因为自己看着感觉好有趣啊哈哈哈。共勉。

[维勇] じつれたい
说好的一篇女王受+酒后的文……勇利我给他带了好多莫名的设定啊ꉂ(ˊᗜˋ*)
时间是勇利拿到亚军之后的banquet(今年好像没有banquet??
食用愉快就好。
.
.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一个花滑界的传奇人物。以连续五年获得世界性决赛的冠军而闻名全球,当然,俘获人心的不仅仅是他的技术,还有他那张脸。
没有稚气,成熟感是他的卖点。一双深邃又迷人的蓝色双眸总是能轻易地迷惑他人。性感湿润的双唇让无数女人渴求又向往。这些都是他能利用的身体优势。甚至有人为了能和他共度良宵而使出了浑身解数……总之,他就是一个这样极受欢迎的人物。

他已经是纵游情场的老手了,迷惑人心是他的拿手好戏,追捕猎物仿佛就是他的天性,并且百发百中,乐此不疲。
直到,他遇到了这么一个人。他发现他的那点小伎俩通通都不管用了。

胜生勇利。他的克星,他的绊脚石,却又是……
他的王。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栽在这么一个人手里。

“维克托!恭喜你复赛!”
“维恰,这可真是令人兴奋的消息呢。”
“维恰~人家可是希望你重返冰场很久了哟?”
维克托面带微笑地回应着他们,心思却完全不在那里。他的视线四处扫视着,直到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发现了他的身影。
胜生勇利一个人啜饮着一杯香槟,那红黑色的双瞳犹如黑夜中狩猎的狼,盯得维克托浑身发烫。他朝他的方向举手示意向他问好,其他人也顺应着他的视线朝他望去。勇利朝他回应一个社交性礼貌的笑容,又在下一秒,恢复了一张冷漠的脸。
维克托的直觉告诉他,他在生气。那可不行啊,自己家的老婆大人可比这世上的任何一个人重要得多呢。
“失陪一下。”
“喂……维克托?”
他从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穿过,走到了他的身边。
“勇利,你生气了吗?”亲昵地呼唤着对方,又揽住对方的腰,维克托试图为刚刚自己冷落了他的行为赎罪。
“没有啊。”勇利淡然地回应着他,挣脱开他的手,走到桌子旁换了一杯cocktail。在那之前,勇利已经将banquet上的酒都快尝了个遍,所以他现在有些浑身发烫。但是至少,还是能保持一个冷静的头脑的。
“勇利别喝了。”
“……维克托还有好多人要接待吧。老待在我这里,会招人嫉妒的。”
浓烈的醋意让维克托有些招架不住,他眼下哪里有空管什么亲朋好友,勇利才是他最关心的人。
“今晚的主角是你。”
“你错了,冠军不是我是Yuri。”
“可是你在我心里是第一的不是么?”
“我没心情庆祝了,我累了。”
勇利捂着嘴,有些恼火地看着一旁,故意不去看维克托的脸。他现在只想快一些回去睡觉,宴会上吵杂的声音让他很烦躁。不过这也只是他将醋意发泄出来的一个借口而已——
明明是为了庆祝他登上奖坛才一起来的,现在又扔下他去和别的人有说有笑,真是过分。
“那我们回去吧,对了,我买了礼物给你。”维克托恶趣味般地笑了笑,这让勇利背脊有些发寒。

维克托从一个包装精致的袋子里拿出了一个盒子。打开以后,他拿出了一套超级eros的情趣内衣。以恶魔为主题,上身的皮衣设计得很短,一不小心就会露的那种。下身直接就是一条皮漆的超短裤了,而且臀部的地方还有一个超级大的洞,穿上去跟没穿并没有什么区别。顺带还为他配了一对长筒高跟鞋。
“诶……”勇利有些鄙夷地看着这套羞耻度爆表的套装,“要我穿给你看?”
“我很期待哦!”维克托双眼都闪成星星状了。
勇利刚刚喝的酒后劲上脑,有些头晕。他的意识已经快要崩溃了,鬼使神差地就接过了那套衣服。
他对于勇利突然的乖戾有些不知所措,平常他可是磨破嘴皮都碰不到勇利一根毫毛,想想也是失败,勇利在这方面可是打击了他不少次呢。但是一旦勇利碰了酒这种东西……
维克托想起勇利最后喝的那杯cocktail——自由古巴,一种喝起来味道和口感很不错的酒,但是后劲是大到可以让矜持的少女瞬间变成荡妇的那种类型呢。一想到勇利喝醉后撒野的那个模样,他觉得他需要去楼下跑十个圈才能让自己的头脑冷静下来。

浴室的门打开了,烟雾弥漫,看来勇利还顺便洗了个澡。这会不会让他有些清醒了?维克托有些担心,但是很快,勇利的一系列举措就打消了他这个念头。
向后撩起的头发,微微咪起的一双猫眼,以及洗完澡血气上涌导致红扑扑的脖颈,裸露的结实又纤细的腰,紧身的皮衣衬托出他姣好的身材……虽然是个男性,却一点也不输给女性的刚中带柔的阳性美。光是看着,都已经是视觉上的绝顶享受。
“天啊……勇利,my angel!”
维克托再也管不住自己的手了。想要去抚摸他身上的每一寸肌肤,与他那性感的双唇来个激烈的舔吻——却被勇利打掉了那只准备作恶的手。
“是’恶魔‘才对吧?”勇利斜睨着双眼,那诱惑人的眼神把维克托的魂都要吸走了。他缓缓地走到他身前,勾起他的领带,凑到他耳边低声耳语。勇利身上洗完澡散发出的迷迭香的气味让维克托有些目眩。
他的小兄弟已经抬起头来了。他渴求着勇利,那强烈的渴望快要将他逼疯。
“明明只要注视‘我’一个人就好了,”他刻意强调了一下主语,“为什么还要看别人呢,维恰?”
平时大概是因为害羞,勇利从来都不会叫自己的爱称,可一旦这个名字从自己爱人的嘴里呼唤而出,那可比世界上任何情话都要有魔力。
他有些冲动地想要与他的唇舌来个撕咬打架,但勇利伸出一根手指抵住了他濡湿的唇瓣。
“呐…维恰?那些人难道比我还要吸引你吗?”像是撒娇般,他突然撒开手,推开维克托,换了一张冷漠的脸,向后坐到了床上翘起二郎腿。修长又带一些肉感的双腿让维克托想要从下到上亲吻个遍。
酒后的勇利是个稀有品。而且还是专属于维克托的珍稀品。
正是因为勇利平常乖得滴酒不沾,所以酒后乱性的勇利是维克托最不愿意放过的。喝醉了的勇利不仅奔放,源源不断向外涌的色气的荷尔蒙就连维克托本人都自愧不如,而且还不止这些,酒后的勇利,调情技能可是从零升级到max——
这样的勇利啊,可是自己手把手调教出来的,自然,他eros的一面就只能供他一人欣赏。
“我的王,”维克托单膝下跪,双手抚上了他的小腿,捧起他那只创造了奇迹的脚,在他的鞋尖吻了吻,“你要我怎么做,才肯原谅我的疏忽?”
“你来决定吧……维恰♡”
一双水波氤氲的温柔的双眼里全是无尽的诱惑,抚上他脸庞的手若即若离的挑逗让维克托有些盎然,这样的勇利,这样的他——
维克托觉得自己有十个肾都不够用。
“这可是你说的。”
勇利体力好已经不是一两天的事了,今晚似乎比以往更加要欲求不满,或许是酒精的催化作用,他似乎并没有让自己停下来的意思。
一阵极致颤栗过后,维克托想不认老都不行了。他只能认输,趴在勇利胸前喘着粗气。欲望的发泄过后让两人的身心都得到了相当的满足。
勇利翻过身,伸出手揽住他的腰,将头靠在他胸脯前,手不安分地他的肚子上游离。
“维恰是我的。”
这么认真地宣誓主权,勇利还是第一次。他伸出舌头,在他的胸前舔舐着,顺着胸脯一直向上吻到维克托的下巴,那片薄薄的唇与他的唇相互磨蹭着,连呼吸似乎都带着一丝丝甜腻的味道。
“全世界能得到维克托的爱的人就只有我。”
他在他的耳边低声呢喃着,又再次唤醒了维克托残余的情欲。
这是充满刺激与快乐的一夜。

清晨的阳光和澄澈的天空是那样的诗意盎然。
勇利牵扯着难以启齿的痛处翻动着身体,一张睡脸还是一如往常。
他有些羞愧地捂着脸,却又偷偷露出了一个笑容。
早安——我的维克托。

评论(5)
热度(187)

© - 邪汤丸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