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邪汤丸 -

Luv me lve my dog.爱你所爱.
高三狗长弧,一年后见x
酷爱ABO。黑历史不删是因为自己看着感觉好有趣啊哈哈哈。共勉。

[维勇|ABO|婚后]これから、よろしく。(余生请多指教)


时间设定为退役三年后。
没什么剧情很平凡的日常。
.
.
朝阳透过玻璃窗洒落房间的每一角,微凉的空气里弥漫着些许美人樱的香气。这是个再普通不过的早晨。
勇利揉揉模糊的眼睛,下意识的向周围可触及的地方摸索他的眼镜。直到他的手覆盖上一个温暖的躯体。每天早上起床看到身旁那个熟睡的人,总是会有些惊讶于他的存在。
却又在确认这一切都是真实的以后,感到无比的安心。
手机也几乎变成了可有可无的物件。有身边的这个人定时给他当闹钟,他根本就不需要打开手机来看。难得有一天维克托会赖床,他也只好顺着他了。常说怀孕期间睡眠质量都不好,往往半夜总是会醒过来,然后一直眼睁睁看着天花板直到天亮。勇利的状况可比描述的要差的多。
但也不全是这样。多数时候他都喜欢看着枕边人熟睡的模样来打发时间,偶尔也会管不住手,顺着他脸颊上好看的弧度来回抚摸。
有时候他总是分不清这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境,但指尖上传来的温度是不会骗人的,维克托在这里,真真切切地在这里。
难得这么早醒了,就下楼做个饭吧。
他套上维克托的那件大外套,闻着衣服上散发出和自己一样的香气,有些目眩神迷。
感觉自己现在就和维克托融为一体一样呢。
.
.
“唔……勇利?”
维克托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到中午了,躺在身侧的人不见了踪影,他随便从衣柜里拿出一件外套往身上一披,尽量使自己不感到那么冷,并调高了室内的温度,以免冷到他身怀六甲的爱人。
青年在厨房里用不甚熟练的刀功切着萝卜,厨房的煤气灶上咕嘟嘟的烧着粥。他在那里模模糊糊的嘟囔,“该死,是该先放萝卜还是葱花来着?”
阳光打在青年黑色的短发上,好像早春初容的暮雪不经意间的流光,维克托将手放在心口,感觉有一种情感充斥在他的心间,那么柔软温柔的、易碎的情感。
他们叫它“爱”。
维克托从他身后揽住了正在手忙脚乱做着料理的勇利,将头埋在他的肩膀上,吮吸着对方信息素的香气。
“早上好,亲爱的。”
勇利有些羞涩,羞红着脸低着头忙自己手里的活。虽然算得上是老夫老妻了,维克托这样亲昵的举动总是会让他不自觉地心跳加速。
和他在一起不管度过多少年,那种初恋一般的悸动估计永远都不会消失吧。
“维克托不帮忙就不要来添乱啦……不然到晚上都没得吃。”
“就这样!就让我这样抱着你!”
“……突然之间搞什么啊这么黏人。”
“我一直都好黏你的啦。”说罢,维克托在他的脖颈处“啵”了一口。“儿子也饿了吧?妈妈可真是个大蜗牛磨磨蹭蹭的手脚也不见利索。不过你可不能趁机欺负他哦?”他抚摸着勇利微微隆起的肚子,似乎是回应,肚子里的孩子踢了勇利的肚皮一脚。
“啊……你这大混蛋,害得儿子踢了我一脚!”
“抱歉抱歉,”维克托满脸歉意,又不禁往勇利脸上亲了一口来赎罪。“我把我余生的一日三餐都托付给你了,我最最亲爱的勇利。”
应该是我这样说才对吧?勇利不禁偷偷扬起一个笑容。
和他经历的每一个早晨,都是那样的特别。
Fin.

评论(1)
热度(156)
  1. 樱飞雪- 邪汤丸 - 转载了此文字

© - 邪汤丸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