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邪汤丸 -

Luv me lve my dog.爱你所爱.
高三狗长弧,一年后见x
酷爱ABO。黑历史不删是因为自己看着感觉好有趣啊哈哈哈。共勉。

[维勇|黑手党设定]The prisoner of EROS(爱欲的囚徒)

俄罗斯总是万里无云的晴空这几天难得有雾霾。
每天他都会站在这面落地窗前,缓慢地喝着咖啡,或是纯麦威士忌,看外面或晴或雨的天气,晴天时他看云朵的每一次旋转和太阳的角度变化,雨天时他看那些雨滴沿着固定的轨迹落下,在地面上碎成透明的花,有一些雨滴会打到玻璃上,他有时候希望这些细小的雨丝能够打穿玻璃,随后再打穿他那颗不断跳动着的心脏。
银发男人咋咋舌,今天的天气实在坏了他欣赏美景的雅致。
“尼基福罗夫先生。”一个随从在门敲了敲门。
“进来吧。”
“尼基福罗夫先生……”随从神情有些紧张,欲言又止的神情让他有些烦躁。
“你知道我最讨厌别人耽误我时间。”虽然维克托现在一点也不忙,他还是不喜欢自己在思考事情的时候被人打扰。
“我们在地下通讯室抓住了一个入侵者,他的右手无名指上有一个金属指环,有些像……”因为在那以前被维克托命令过不要在他的面前提那个人的名字,所以随从也就没往下说。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不慢不急地啜饮完最后一口威士忌,并没有回答。他走到衣柜前挑选了一件比较正式的西装外套,走到镜子前正了正衣冠,确认外表足以迷倒街上一大片无知妇孺后,向身后默默等待着的随从示意他可以走了。
几乎是他走到哪,都会有几个随从跟到哪。维克托作为俄罗斯最大的黑道组织的首领,尼基福罗夫家族的领头人,自然没有人敢违抗他的命令。
.
这是维克托久别以后见到胜生勇利。 这间房间里都是纯木的家具,厚重的书柜和漂亮的小摆件,有光线倾泻在那面落地窗中,不断折射进来,面前放着一个装着金色酒液的玻璃杯子,他拿起来抿了一口,深邃的湛蓝的眼睛盯着杯里黄金颜色的液体。
“日本胜生组的少爷……胜生勇利啊。”
明明是在打招呼却一点也没有打招呼的意思。维克托放下手中不断摇晃着的酒杯,将视线转移到了房间的另一角。

“你们出去吧,这里让我来解决就好。”维克托挥了挥手,身后的人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却在思索了几秒后还是退了出去。
“对于不怕疼的人,疼痛对你有用吗?”
定制的大床上正躺着一个人。说是躺着,不如说是因为床上的人四肢都被捆绑着无法动弹,只好勉强地保持着这个姿势尽量让自己少糟点罪。
“你总是不断给我惊喜啊,胜生勇利。我以为你离开以后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你胆子可真大呢,嗯?”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微微扬起嘴角,笑意弥漫上了眼底,好似一汪清泉。他伸出手抚上胜生勇利的脸,又顺着他的脸颊勾起他的下巴,在他两块湿润的嘴唇上按抚着。
这样不断释放着荷尔蒙的维克托让勇利有些目眩神迷,不自觉地就放下了戒心。
“不打算告诉我你潜入的目的?我已经给过你逃跑的机会,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玛莎拉蒂走这里(滑稽)

评论(8)
热度(68)

© - 邪汤丸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