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邪汤丸 -

Luv me lve my dog.爱你所爱.
高三狗长弧,一年后见x
酷爱ABO。黑历史不删是因为自己看着感觉好有趣啊哈哈哈。共勉。

[维勇|黑手党设定]Encroach.侵蚀.

有时你想就这么不管不顾地离去,
却终是发现自己还留恋着这一切。
————

夜渐深。冬天的窗外正纷纷扬扬的飘着零星的雪花,玻璃窗上倒映着他的脸庞,仿佛是在嘲笑着什么似的,青年的嘴角不禁扬起了一个弧度。
吐息呼出的温暖气体在玻璃上形成了淡淡的一层水雾,四处化开的一瞬间就像一朵透明的冰花,美得让人失神。然后没又有半点情理可讲,亦不留任何眷恋,这依存在玻璃上的最后一点温暖也消失在空气中。
就像那个人一样,冷漠又无情。
银发男人晃了晃手中的威士忌,然后一饮而尽。也许是酒性使然,视线开始变得模糊,眼前竟然出现了他的面容,黑色的头发和天空的颜色几乎融为一体,让他分不清这是梦还是现实。
他早该知道这样的感情就该会以这样的收场结尾,他当初就不该抱有那么一丝丝的妄想,他凭什么认为自己单方面的爱恋能够打动他的心?他不禁为自己过于自负的想法而感到好笑。

勇利啊……我最爱的勇利。明明抱着的时候体温是如此温暖,为什么心却这么冰冷呢?
维克托·尼基弗洛夫暗自发出一声讪笑,当初他只身走过一片枪林弹雨,即使身上被子弹灼烧了皮肤,他也不曾为此流泪过,他是那么强大那么坚不可摧,可谁也抵挡不了来自内心最温柔的地方的伤害。 他自认为自己已经将心墙建得十分完美,再也不会有什么东西可以成为要挟他的软肋,直到胜生勇利的出现,这个人不仅击溃了他残存的最后一点防备,还轻而易举的占据了他的心。
胜生勇利带给他的一切都是潜伏着的伤害,只等谁开始攻击。
——勇利喜欢喝一种小牌子的咖啡,即使维克托认为那个味道不怎么样。
——勇利喜欢抓住他的各种无关要紧的小把柄,然后作为情报铭记于心。
——勇利的身上总是散发着淡淡的丝柏香,清清冷冷的味道他很喜欢。
——勇利对他照顾得无微不至,尽管维克托知道那并不是发自真心。
你给的咖啡回忆。
你有的温暖体温。
你说的黑色情话。
有些事情过了一辈子也不会忘。即使你努力去迫使它们蒸发掉,它们却总是会在某些瞬间被再度记起,不管你愿不愿意。
胜生勇利在他心上留下的伤口很长,比他和他的故事长,比时间在他身上留下的伤疤长。
风与雨与雪与霜,还有只剩一个人走的路。

「任务已经结束,我已经得到了我想要的情报,没有必要再和你逢场作戏。」
维克托还记得那一天,他搂着勇利,体温依旧温暖,气味依旧好闻,那样温柔的声音却说出这样冷漠的话。
「嗯,我知道。」
脸色瞬间冷了下来,维克托紧紧地抿着嘴唇,尽管不悦却不敢抱怨什么,他独有的小心翼翼的委屈模样。
最终,他最害怕的一幕还是发生了。
「勇利……」维克托努力压抑住声音里的不满,尽量显得淡漠又随便,毫不在意的口气,「为了完成任务你还真是不择手段啊。」
这样的吐槽实在称不上是一句惹人喜爱的话。
然而,漫长的时光他都是一个人度过。没有人教会他如何与别人相处,他的生命就像面对着无数面镜子,无论从哪个方面看到的都是自己,越来越孤僻的,越来越病态的自己。
胜生勇利像一束光,霸道又强硬地闯入他的生命里,对于他而言可能只是漫不经心的偶然,对于维克托却是最大的变故,最难以承受的温暖。
太阳的光芒盈满整个星系,任何一缕光都有其落点,任何一缕光对于太阳而言都没有什么不同。
但是对于那颗被照到的阴暗角落的微小星球而言,那却是唯一能真正证明自己的存在的东西,也是唯一能将自己从痛苦中解脱出来的东西。
他的天空一直都是暗着的,所以光始终无足轻重。但倘若真正感受到了光的存在,黑暗会变得难以忍受。
维克托已经,不想再回到黑暗里去了。
就算是被恨着也好,被埋怨着也好,哪怕被他用刀子一样的眼神瞪着也没有关系,维克托想要抓住光。
把他牢牢地拴在身边,让他属于自己。
世界上只有一种物质可以阻止光逃离。存在于遥远浩瀚的宇宙中的,拥有超高质量的名为黑洞的天体。
——所以你,就做「黑洞」吧。
维克托听到,自己这么说着。

「作为一个敌方的间谍,不心狠手辣一些又怎么能达到目的?况且,我可从来没有说过我是好人哦。」
像是一个得到甜头的孩子,胜生勇利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琥珀色的眸子依旧澄澈,从他眼中倒映出自己的脸庞时,维克托的心跳都漏了一拍。
好想让你只注视着我一个人。
每当从你清澈的眼眸中发现自己的倒影,那个时候的我的心情,你可以稍微理解一下吗?
想要永远占有你爱护你的我的心情,我的愿望,想要传达给你。
想要告诉你。
关于我的一切,都想要让你知道。
关于你的一切,我也都想要了解。
你的眸光,你的微笑,纤细的手指,柔软的发丝,单薄的身躯。
以及那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的,灼热又让人心痛的温度。
我全部都,想要拥有。
也全部都,想要占有。

「如果我说,我不让你离开呢。我要永远将你禁锢在我的身边,理由仅仅是我想要得到你。」
「别傻了,维恰。」胜生勇利抚上他的唇,然后用自己濡湿的唇瓣贴了过去。「你知道我想走,就没有办法可以让我留下。」
「真是无情啊……勇利?不过就连你坦率的这一点我也喜欢啊。」
维克托也伸出舌头迎了上去,舌叶的交缠不禁发出了滋滋的水声,情欲正浓,也似乎应了这离别前的最后一次欢愉,不等勇利来得及反应,维克托就急色地褪去他的衣服。
像是要将所有的感情倾泻到他身上一般,维克托尽全力去取悦身下人,耗尽了满腔的情话,只为了让这美人放弃离开的念头,作最后的挽留。

「 Я люблю тебя.yuuri. 」
胜生勇利大抵是明白他的意思的,只是嘴上不说,大家都明白最后会是以一个什么样的结局收尾。
爱这个范畴太大了,在坏事做尽的如今,他已经再也没有资格说出这个字了。他当然不会去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即使他自己也同样的对这个斯拉夫人动了心。
不疯魔不成活,被人称为笑脸杀手的勇利自然死也不会承认自己“爱着”目标人物维克托这件事。喜欢一个人就应该藏在心底,春华秋实,最后烂掉。更何况勇利千疮百孔的心脏已经再也承受不起这样沉重的感情了。
于是从来没有过失败记录的勇利,这一次竟然败在了这么一个人手里。
任务失败回到总部,会受到怎么样的惩罚?思绪至此,心脏竟然开始隐隐作痛起来。

维克托醒来的时候天依旧昏暗,他打开手机看了看,时间和他估计的相差不多,只是日期已经向后跨了一天。前夜疯狂过后的痕迹早已消退,身边的被褥空空荡荡,只留下那个人淡淡的一阵丝柏香。
桌面被收拾得整整齐齐,原本属于他的东西也被清得干干净净,他的离开和他来时一样,突然闯入他的世界扰乱他的生活,等他已经无法失去他的时候却又悄无声息的消失。
桌面上静静的躺放着一张小纸条,眷秀的字迹就像他的人一样好看。

「 До свидания.vitya. 」
结束了。后会无期。
维克托盯着那张纸条看了好久,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长,窗外的天色开始由暗变亮,又由亮慢慢变得昏暗,直到傍晚,天边开始慢慢的飘起雪花,在窗台上积聚成薄薄的一层雪堆,一些零星的雪花飘落到纸条的边缘,融化了字迹。他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眼泪就此决堤。

即使是黑洞,光最终也是可以逃离的——只是光已经在黑洞的高强引力下被撕碎压缩成粒子,变得支离破碎。

————
有时你想就这么不管不顾地离去,
却终是发现自己还留恋着这一切。

我仍渴望看见初醒的世界。
我贪婪地吸入湿凉的空气,
着迷地触摸最鲜嫩的花,
沾着露水,
纯净得像蓝白的天空。

多么幸福,
那一个人蜷缩在黑暗中的日子似乎只是场梦。
然寥寂长夜里,
这一切又仿佛只是幽色里的虚幻。

不重要了。

晚安。
fin.
——————
哎呦最近真的超级喜欢黑手党设定啊(其实一直都喜欢??)特别是有点腹黑有点傲娇又温柔得不像话的勇利……写起虐来真的超级顺手XD(你滚!这就是你开虐的理由?!)
为了任务去接近维恰最后坠入爱河却无法诉说的两人啊……简直是一大虐点QAQ
估计这一篇依旧是冷场的了……算啦,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我喜欢就好啦x
以后会放一点小甜饼补偿的啦,顺便,关爱小透明写手从留言开始!!谢谢谢谢谢谢x

评论(2)
热度(41)
  1. 樱飞雪- 邪汤丸 - 转载了此文字

© - 邪汤丸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