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邪汤丸 -

Luv me lve my dog.爱你所爱.
高三狗长弧,一年后见x
酷爱ABO。黑历史不删是因为自己看着感觉好有趣啊哈哈哈。共勉。

[三日鹤|ABO|车有]除你以外.(上)


*现代paro,ABO设定
*背后注意,文笔渣注意
*↓↓↓没问题的话就请食用愉快↓↓↓



.
“所以说,成为我的番吧?你想要什么尽管提就是了,我不会亏待你的。”
如果鹤丸今天不是挑了耳屎,他真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了什么精神病。他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家伙,然后故作镇定的抽了一口万宝路。
“哦……?我并没有什么特别想要的,钱我也不缺,你还是省点心回去洗洗睡吧。”鹤丸嘲讽似的看着他,然后缓缓的吐出了一口烟。
“鹤,别耍脾气了,你没理由不愿意。你最近很缺钱,而且你也很喜欢我。”
可恶……。鹤丸国永不屑的咂咂舌,这家伙太了解自己了,甚至连公司有多少资金都清楚得很。他最近确实有些资金周转不来,这个时候三条组的少当家提出这么诱人的条件,说不心动那绝对是骗人的。
“你又让人去调查我?你那些下流的把戏能不能消停点儿?”鹤丸有些愠怒,他可不喜欢别人打着喜欢自己的名堂去查自己的底细。
“你这样说我可真是冤枉啊,你不急着用钱的话干嘛跑去银行贷款呢,银行那小姐姐可是跟我说了不少东西呢。”说罢,三日月宗近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那双眼睛斜倪地看着他,眼神里透露着一种早已看穿一切的轻浮。
啊,他差点忘了这家伙是个情圣啊。光是站在一边扯扯领带扇扇风都有一堆omega愿意死心塌地的跟着他了,想要得到一个人的情报又有多难。

“你不必在这里谄媚,你要是这么着急另找他人好了,我这个人就是这么慢热,有过一两次性关系并不能说明什么。”
“可是我的番不是你就不行。”
“为什么?”
“因为你太诱人了,把我的心都偷走了啊。到处散发着令人困扰的费洛蒙的你,不打算负起责任来吗?”
还不都是你的错!鹤丸差点就朝他吼出了这句话,却生生的咽回了肚子里。
————

仔细想想,其实把过错都归咎于三日月又的确是过分了点。本身自己这个omega的身份就是麻烦,浑身上下散发着和alpha一样讨厌的信息素不说,还得忍受发情期带来的折磨。鹤丸是特殊体质,平常信息素并不浓烈,发情期也不常有,然而真当他遇上发情期的时候,却会比任何一个omega都要来得诱人——正是因为鹤丸平常吃过量的抑制剂来压抑自己,所以每当真正的发情期到来时,信息素会以倍速的向外释放,意志会变得非常薄弱,并且没有药物可以起到抑制作用。
所以发情期来了就来了吧他也没办法,只能在家自我满足熬过去呗。谁知道五条老爷子竟然把三条家的宝贝少爷带回来了呀,平时自己一个人住的鹤丸哪里会顾忌这么多,一到发情期就习惯往床上躺着,私人物品扔得一地也懒得捡,于是鹤丸第一次和三日月见面就是在那样糟糕的场景开始的——满屋子弥漫着甜得令人发腻的信息素,四处乱扔的内裤,各种三日月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奇奇怪怪的道具,以及沙发上裸着身子裹着被子熟睡的人……如果不是五条老爷子信誓旦旦的说他没进错门,他差点以为自己进了哪家医院的产房。

“唔……”鹤丸慵懒的从沙发上坐起,刚刚疏解过一次现在头脑清醒了不少,他揉了揉眼睛,盯着前面站着的三个人几秒。他有些怀疑自己眼前看到的一切,脑袋一直在嗡嗡作响,但信息素是不会骗人的,自己习惯的气味里突然混进了一种陌生的气息,并且那种气味对自己极有诱惑力……鹤丸知道大事不妙了。
“混蛋老头你带人回来也事先说一声啊!”鹤丸急忙从地上捡起了一件长t恤往身上套。

“我来得不是时候呢,不然我出去找个地方凑合着过几天就算了吧。”三日月宗近朝老爷子露出了一个笑容,并且和善地提出了自己要离开的建议。
脸满分,笑容满分,行为举止满分。鹤丸国永盯着三日月宗近从头到脚仔细品评,他的确是无可挑剔,无论是相貌还是性格都是鹤丸喜欢的类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鹤丸不管怎么看他都觉得不爽,也许是自己在一个陌生人面前出了洋相而感到难堪吧,现在他只盼望三日月宗近能快点离开,并且短期内都不想再见到这个人了。
“这怎么行,我答应了三条要好好照顾你的,你就放心在这儿住下吧,鹤那边我去跟他说。”
“没什么好说的,如你所见,我这里乱七八糟的一点也不比外面的酒店好,而且也不方便。”鹤丸并不给老爷子有说话的机会,拒绝得干脆利落。
三日月宗近看着坐在沙发上闹别扭的鹤丸,觉得他倔强来又带几分可爱,卖弄风骚的omega他见过不少了,可是在发情期还能故作姿态的omega他是第一次见。他从来没有试过被任何人拒绝得如此干脆,于是这下他倒是真的对这个人感兴趣起来了。
五条朝烛台切使了个眼色,鹤丸看着烛台切一脸鬼祟的向他走来,他就知道这其中肯定有猫腻。果不其然,烛台切将他拉到阳台之后就往他手里塞了一个扁平的黑色盒子,里面装着项圈。那是鹤丸最讨厌的东西。
“什么意思?叫我戴着这个向全世界宣告我是一个除了发情什么都不会的omega?”
“五条先生也是为了你好。三日月宗近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人,不容许有任何的怠慢。我知道你最近不方便,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为什么一定要我来接待?”
鹤丸国永倚着阳台的防护栏,看着楼下川流不息的马路,深呼吸了一口气。仍旧处于发情状态的他身体并没有因为暂时的疏解而感到满足,生理上的折磨让他根本就没有心思和他们耗时间,只想快快把他们都赶走好自己来个痛快。然而这帮不速之客似乎一点都不打算体恤一下这个他可怜的小动物,肆意的在他的家里到处叫嚣。
“鹤,你都老大不小了,”烛台切看着他,挠了挠后脑勺,“找个伴侣没什么不好,真的。而且人家三条先生指定要你,这是好事。”
“我的事我自己定夺,他们要是真的这么闲大可以去周游列国,钱不够我出就是了,整天捅个篓子给我有意思吗?”
“抱怨也没有用,这是命令。”烛台切换了一副严肃的语气,鹤丸根本就拿他没辙。从小鹤丸就没有母亲抚养,如果没有烛台切的照顾,他根本就不会有今天这番成就,所以鹤丸再怎么不高兴也不敢多说一些什么,只能偷偷的撇撇嘴,忍住一肚子的气故作镇定,这是他独有的小心翼翼的委屈模样。
好吧好吧,烛台切的脾气他又不是第一天知道,既然没有拒绝的余地,那就只能迎刃而上了吧?鹤丸将项圈戴上了脖颈,还自我嫌恶地闷哼了一声以示不满。
“把这个戴上,他就不能标记你,钥匙有两把,一把我拿着,一把给你。选择权你还是能保留的,只要你愿意随时都可以把它摘下来。它只能保护你不被咬破腺体,并不能对你生理造成什么影响……”说到这里,烛台切竟笑了起来。“发情的omega和还未结番的alpha共处一室,真有趣啊。你说是吧?鹤?”
是啊,有趣得不得了呢。鹤丸嘴角抽搐,背脊一阵发凉。


送走了两个说教专家以后鹤丸总算松了一口气。但是这样轻松的心情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真正的麻烦才刚刚开始——他向来不擅长讨好别人,捉弄别人的经验倒是有不少,而且最近没有什么精神,现在倒是连捉弄别人的把戏都想不出来了。
三日月宗近倒是比他想象中的要冷静,身为一个alpha待在一个处处充满诱惑的房间里还能这么冷静的看书,这个时候鹤丸是不是应该感叹一下他的定力真好?说不定还是个性冷淡的alpha呢。
瞬间鹤丸就对三日月丧失了兴趣,自顾自的躺在沙发上玩起了手游。这款游戏是自己家公司和三条家合作创造的和风游戏。玩家通过强化自己喜欢的刀去肝活动打怪升级,消耗资源可以获得自己想要的刀,因为三日月宗近和鹤丸本人长得还挺帅气,游戏里还以他们为原型创造了角色。同时这款游戏也是极度看脸,它并不会因为你氪金就满足你的愿望,所以现在,鹤丸在氪了几次金都没有锻出自己想要的刀以后咬咬牙愤愤的将手机摔到了一旁。
“妈的垃圾游戏!对氪金玩家就这么不友好吗?”
低声嘟囔了几句后,鹤丸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去冰箱拿了一罐碳酸饮料咕咚咕咚的往肚子里送,然而一整罐都喝完了他仍旧觉得不解气,他觉得自己并没有脸黑到这个程度,一定是因为三日月在的缘故——想了想,他又拉开了新的一瓶碳酸饮料的拉环,然而才刚刚喝了几口,手里的饮料就被人抢了过去。
“你干什么?”
“别喝这么多饮料,对身体不好。”
“切,要你管。”鹤丸倔强的将头扭到了一旁,不再多说些什么。偏偏这个时候,肚子却非常不争气的发出了要进食的信号,他正想说些什么来掩饰一下尴尬,却在张开嘴的瞬间,胃里的二氧化碳一阵升腾,冲出喉咙发出了一个不成文的音节。
“嗝——”
这奇怪的声音似乎一直在房间里回荡,鹤丸看到三日月宗近原本冷静的脸上竟然漾起了一丝疑似嘲笑的轻佻的笑容,他现在恨不得立刻找个坑躲进去。他在三日月面前塑造的高冷形象就因为这该死的一声饱嗝而支离破碎,这让他薄薄的脸皮往哪儿搁?
“……饿了吧?我去给你弄吃的吧,想吃什么?”
三日月宗近笑容可掬的向他发出询问,鹤丸觉得至少在弄料理这里绝对要挽回面子,于是便一口拒绝了他要做饭的请求。但是没过几分钟他又后悔了,他站在一堆食材前,却完全不知道从何下手。
“你先去洗澡吧,这里我来弄就好。”
明明自己才是这个屋子的主人却反被客人照顾,鹤丸觉得自己真的是丢脸到家了。他抱着干净的睡袍从房间走到浴室,途经厨房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往里面偷瞄了几眼。一个事业有成的男人,一个浑身上下散发着令人着迷的费洛蒙的alpha,此刻竟然会为了一个在生活方面堪称不能自理的omega亲自下厨,这叫人怎么会不心动?鹤丸国永的心脏又不是用石头做的,又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僧人,他又怎么能抵挡住来自alpha独有的温柔带给他的魅力。
鹤丸感觉自己的身体又在逐渐发生变化,在三日月察觉到自己的不妥之前,他就像一只落荒而逃的兔子躲进了浴室。
但无论他用什么方法,就是没有办法将心里的浮躁感压抑下来,泡在浴缸里的身体慢慢开始变得灼热,鹤丸甚至将头也埋进了水里,可是缺氧过后大脑带来的麻痹感却让他更加清晰的闻到了三日月宗近的信息素的气味,这无疑是雪上加霜,如果不能在三日月发现之前解决掉这个麻烦,那么后果将会变得很严重。
鹤丸将手伸向了夹在两腿之间的秘处,娇小柔软的手掌刚刚触碰到前端,巨大的快感就相袭而来,这样的快乐堪称毒品,让人上瘾……于是原本就意志不坚定的鹤丸一下子败在了欲望之下,并且越坠越深。
越是愉悦,头脑就越是变得麻木。鹤丸想象着三日月的脸,想象着他那双手抚过身体的每一寸肌肤,快感竟然成倍的接踵而至。止不住的呻吟声在浴室回荡,鹤丸已经完全沉溺到欲望的极乐中去了,以至于三日月什么时候来到他浴室门前的他都浑然不知。
咔嚓一声响,浴室的门被缓缓推开,三日月宗近的脸突然闯进他的视野,和自己想象中的面容慢慢重合,有那么一瞬间,鹤丸分不清这到底是梦还是现实。

“三……三日月?”
很快就证实了这并不是梦,巨大的羞耻感包裹了他,鹤丸知道自己现在应该立刻停止这下流的行为,然而被三日月灼热视线包围的情形下,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停下来!
“饭做好了,我见你这么久都没出来,有点担心就过来看看……”
三日月宗近面无表情的说完这一句话,转过身向门的方向走去,鹤丸以为他要离开了,没想到他竟然把门关上了,露出了一副餍足的笑容看着他,说道,
“要我帮你吗?一个omega无论怎么弄那里都不会得到满足的吧?”

我靠!我刚刚怎么没有发现他是个禽兽!
鹤丸在心底愤愤叫骂,然而为时已晚,三日月宗近已经来到了他的浴缸边,蹲了下来。那看着他的双眸里满是柔情,温柔的吐息缠绕鼻尖,信息素的剧烈碰撞慢慢夺去了他的理智,最终,鹤丸还是在三日月的诱惑下放弃了抵抗。
“……做可以,但是不要标记。”


TBC.

评论(11)
热度(195)

© - 邪汤丸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