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邪汤丸 -

Luv me lve my dog.爱你所爱.
高三狗长弧,一年后见x
酷爱ABO。黑历史不删是因为自己看着感觉好有趣啊哈哈哈。共勉。

[三日鹤|ABO|车有]除你以外.(下)

*现代paro,ABO设定

*背后注意,文笔渣注意

*↓↓↓没问题的话就请食用愉快↓↓↓

前篇走这里:http://kazane0v0.lofter.com/post/456322_f03589d

.

三日月宗近从来没有想到“一见钟情”这样狗血的词语竟然有一天会套在他的身上。他曾经决定不再对谁有过分的感情投入,可是当他遇到鹤丸国永这个人的时候,他却动摇了。

到底是哪一点吸引了他,三日月宗近自己也说不准。如果单单是因为信息素的干扰,那未免又太过肤浅。他遇到过比鹤丸更加迷人的omega,也曾经对那位omega展开过热烈的追求。但他们并没有走到最后,是因为彼此都受了欲望的蒙骗——他从前认为爱到极致就是相互在彼此的身体上留下属于自己的记号,缔结永恒的契约。然而在不断重复的性爱中,他发现自己所憧憬的爱情也不过如此罢了。除了用肉欲绑住对方,作出一个与野兽宣誓领土无异的行为,其实根本就对彼此根本就一无所知,并且在日后的相处中发现了对方的缺点以后逐渐变得厌倦。

于是三日月宗近再也不想去伤害谁了,既然他无法做到给自己所爱的人完美,还不如一开始就把自己的感情封锁起来……他在遇到鹤丸之前,的确是这样想的。

但是真当他遇见鹤丸国永这个人的时候,一种莫名的悸动却轻而易举的击破了他建立的心墙,三日月自己也道不清这到底是为什么……大概就像是落叶眷恋黄土,樱花眷恋清风一样吧,而他三日月宗近迷恋鹤丸国永,又有什么原因可讲呢?那么既然一切都无法解释清楚,似乎他们都相遇相识又变得理所当然起来。

但鹤丸国永并不知道他自己到底有多吸引人。白如雪般的银发,微微斜睨又充满爱欲的双眼,不时露出的恶作剧一般的笑脸,他天生就有被人宠爱的资本; 认真的时候那专注沉稳的神态,偶尔又会像一个孩子一样对他闹别扭的倔脾气,这更是在三日月的心里留下了一个反差的印象……总之,鹤丸国永就是这么一个收放自如的人,极度的享乐主义,而且事后不认账的冷血程度也是无人能敌——三日月宗近快被他的健忘冷淡气得吐血,但是同时又被他这样欲拒还迎的态度迷得七荤八素,常说人都有犯贱的隐性,这话还真不假。谁让他第一次见到这个人就被他深深的迷住了呢,既然如此,他臣服于他也变得无可厚非了。

————

每次想起那一桩意外三日月都会露出一个餍足的笑容,然后在脑海里不断描绘着鹤丸线条优美的身体意淫半天。并不是他单方面的幻想,事实真的就是那样——那天他闯进了浴室,却看到了如此香艳的画面——一个发情的omega正一边疏解着自己一边低声呢喃着自己的名字,如此明显的向他发出求爱的信号,这让原本就心痒痒的三日月怎么可能把持得住。

而三日月自己也讶异于他的兽性,惊讶他自己一直坚守着的底线和心墙竟然在他的一个眼神,一声呼唤,一句允许之下溃不成军。

对,他承认他爱上鹤丸国永了。

然而事后鹤丸的态度却冷漠得让他心寒……他一直以为alpha才是欲望的结晶,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可他万万没想到omega绝情起来和alpha相比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那简直就是欲望的本身,他三日月宗近不过是他用来舒缓情欲的工具罢了,而且还是一次性的用完就扔的那种。

还记得那次,他抱着浑身疲惫的鹤丸从浴室里走出来,用干净的毛巾给他擦干了身体以后打算给他一个晚安吻,没想到鹤丸却一个巴掌拍到了他的嘴上狠狠的推开了他,这让刚刚还想着和他再温存一会的三日月宗近变得一脸懵逼。

“你干什么?”鹤丸丝毫没有愧疚之情,好像之前做的所有行为举止都只是他三日月的一厢情愿。

“哈?我只是想吻你啊?”

“我跟你并不熟吧!一时的意乱情迷并不能代表什么啊?”

“哎呀哎呀……这可真是绝情啊。”三日月松开拽着他的肩的手,坐到床边撑着额头笑了起来。“明明在一个小时以前,你还那么热情似火的呼唤着我的名字来着……你的身体是那样暧昧的吮吸着我,那样热切的渴求着我啊,怎么,难道你这么快就忘记了吗?我要不要再让你想起来?嗯?”

尽管三日月试图说些什么来掩饰当下尴尬的气氛,可本能的一种占有欲却一直在他的脑海里叫嚣,让他难以压抑突然攀升的欲望。而鹤丸的态度也实在是令他窝火,他恨不得现在立刻将他再次压倒在自己的身下狠狠的操干一番,在他的脖颈后面留下属于自己的印记,让这个不停在他面前挑衅自己的omega意识到谁才是可以掌控他的人。

但是他不敢,因为他害怕那双金色的眼睛,他害怕鹤丸会恨他一辈子,他害怕自己会重蹈覆辙。所以他选择了最包容的方式去对待他……这是他三日月对待自己心上人最温柔的方法。

“不用了谢谢。我想我的发情期已经结束了,已经不再需要你的慷慨了,你的房间在出门右拐走廊的最尽头,那么最后祝你晚安哦。”

鹤丸将脸埋到了被窝里,三日月无法看到他的表情,更加没有办法猜测他现在在想什么——如果将他变成自己的,那么一切都会变得简单得多,就是因为没有办法得知他的思想,他才要耗这么多力气来讨好他。

三日月轻轻的啧了一声,不满的表情并没有流露多少,他又换了一副柔和的面容,俯下身隔着被子吻了吻鹤丸的头。

“好吧,那就晚安。”

三日月宗近为他掩上房门,手依旧放在门把上久久不愿松开——他在等,只要鹤丸说一句他需要自己,那么他可以立刻放下尊严去爬上他的床,给予他温暖,赐予他快乐。但是直到夜深人静,他都没有等到他想要的结果。

他的心意表现得如此明显,为什么他就是感觉不到呢?难道自己很惹人厌吗?亦或是他……有了别的心上人?

想到了最后的可能性,原本从来都不会轻易发火的三日月变得脸色愠怒起来。他紧握着双拳,试图压抑着因为独占欲和自尊心带来的怒火,但是诚然,这些都只是徒劳。

我想,比起得到你的心,先得到你的身体对我来说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吧……三日月舔舔唇,听着房间内传来沉稳的呼吸声,本能一下子侵占了他的理智。

————

鹤丸最近非常烦躁。事业的打击让他一蹶不振,先是公司和合作商的交涉失败导致亏损了好几百万,接着导致计划无法进行,光是想办法解决这些问题都已经让鹤丸绞尽脑汁了,竟然在这样紧要的关头还要遇上了对他来说简直是年经的发情期——接着还要和那个三条家的宝贝儿子发生了这样那样的情事,这简直让他要疯掉了。当然这事还没完呢,三日月宗近似乎是“吃”上瘾了,做一次还不够,还妄想和他有更进一步的发展……这样死缠烂打的攻势简直让鹤丸烦得想要不负责任的扔下这里的一切跑去哪里旅行,但是他又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来,于是没有办法逃避,就咬着牙面对吧。他看着在厨房里弄着早餐的三日月,不禁咋咋舌——他觉得这个人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放过他了。

而鹤丸其实也不是很讨厌三日月这样的过分关心,但是他就是不想这样白白的将自己托付给一个人,不仅是因为他放不下这个面子,更是因为他不想就此认输,便宜这个认识不久的alpha。

他知道自己作为一个omega,有些事情无论他怎么想逃避都是做不到的,可是他就是不想这样屈服于世俗,他骨子里的叛逆性格哪里会甘愿平庸的过下去?他也知道自己不可能抵挡得住性欲带来的快感,所以在那时候,他并没有拒绝三日月提出要满足他的建议,但他确实是个不折不扣的享乐主义者,他只管一时的快活,事后哪里还会想他三日月的感受呀……于是当三日月提出想要和他交往的时候,他一口就拒绝了。

可三日月宗近对他的痴迷却没有因为一句拒绝而有丝毫的递减,反而变得越发狂热起来。原本五条老爷子说他只是在自己这里住个四五天,但是现在已经快过去一个星期了,他不但没有打算走,反而越来越像这个家的主人:家务活全包,饮食起居有他照顾,甚至有时候还会对自己的工作提供建议……三日月宗近一点都不像是个寄居的食客,反而变得像是父亲一般的存在了。当然了,自己的亲生父亲是不会对自己做那样禽兽的事情的,除去这一点以外,鹤丸还是很满意自己家里有个免费的保姆的啦。

“哈……”鹤丸坐在餐桌前伸了个懒腰,昨晚为了工作三点多才能爬上床睡觉,现在又得早早的爬起来去公司开会。他当然不想忙得连休息都时间都没有,但是这桩生意要是谈不和,那么公司将会陷入严重的经济困境。然后五条家的名声就会败坏在他的手里……他这么可能让这件事发生?

“鹤,”三日月饶有趣味的托着下巴,双眸里饱含着笑意,“我可以解决你公司现在面临的所有困境,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呢?”

“如果另附条件,那就算了吧。”

“哈哈哈哈哈……”三日月爽朗的笑声一直萦绕在他的耳边,“这世界本来就没有免费的午餐。况且你没有理由拒绝呀?要知道你这桩生意就算是谈成了,你们公司还是不能恢复到原来的辉煌,而且这恢复的过程要耗很长的一段时间……就算你愿意慢慢来,五条先生也不愿意吧。”

鹤丸被他这番话一下子噎得无话可说,三日月宗近见他没有说话,泯了一口茶以后继续。

“我的条件很简单而已,只要你愿意成为我的番,我立刻就往你的账户上拨款。当然了,我并没有拿你的身体做交易的意思,我只是出于我对你的爱慕和渴求,希望能帮你一把罢了。不过,我不否认这有些乘人之危啦。”

三日月说话慢条斯理的,似乎早就认定他不会拒绝,好吧,鹤丸心里其实也真的是有些心动的,虽然内心深处已经默许了,但是自尊心还是不能让他接受这个事实。他竟然堕落到要用身体来换钱……也真是有够恶心的。

他从烟盒里抽出一根万宝路,点燃,然后送到嘴边吸了一口,再慢慢的看着烟雾消散在空中。他需要一些时间去消化。

“你急着要我吗?”

鹤丸突然抛出了这个问题让三日月一下子摸不着头脑,但是很快,他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对于alpha来说,能立刻拥有自己心爱的omega当然是最求之不得的。但是我愿意等你。”

“那好,你现在先往我账户里转款吧。既然你愿意等,那么我下一次发情期,你就标记我吧。不过我这边确实等不及了。”

“可以是可以,但是我拿什么保证你不会骗我?”

“你要是不相信我,那么我们没什么好说的。”

“好……我愿意相信你,我爱你。但是最好你不要尝试去欺骗我,否则……我可以用别的手段得到你,并且让你痛不欲生。”

三日月就这样答应了鹤丸国永,帮他解决了所有的困境,现在鹤已经再也不用为了工作这么奔波劳累了,多数时间他都宅在家里打游戏,或者出去找点什么乐子。而三日月宗近也一直在期许着他发情期能够早一些到来,但他却不知道,鹤丸的体质是有多么的异于常人。

他是omega体质不明显的人,平时的信息素淡得几乎没有,虽然也受alpha的干扰,但是作用却不是很大,所以即使三日月宗近故意朝他释放出剧烈的信息素,他除了会皱一下鼻子以示自己闻得到之外,根本就不会作其他多余的反应。

而且,他的发情期非常的不规律。自从上一次疯狂到现在已经过了将近三个月了,鹤丸还是没有一点反应……三日月几乎都要怀疑他是不是个omega了。

这几天更是过分,鹤丸甚至连看着他的目光都变得躲躲闪闪起来,整天早出晚归,一副搞鬼的样子,惹得三日月有些恼怒。

他在逃避些什么?又是他自己亲口允诺的,难不成他还想反悔?

他看着在玄关穿鞋的他的背影,一股冲动突然涌上心头,他一下子抓住了他的的手腕,鹤丸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向后摔倒了在他的怀里。并且很快,三日月宗近就感受到了他滚烫炽热的体温,以及闻到了几近浓郁的信息素。

“呜哇……吓我一跳!你突然是干什么啊!”

“……你应该知道你没有反悔的权利吧?我说你怎么最近老是在逃避我,原来是发情期到了啊。”三日月宗近一把将他打横抱起,鹤丸在他怀里不断挣扎着,刚刚穿上的鞋子又被他剧烈的动作甩掉了,“对不住了,鹤,这可是你答应过我的。”

真糟糕啊……原本鹤丸还想能拖多久就拖多久,结果还是瞒不住alpha灵敏的嗅觉呢。

他还不想这么快去面对这个现实啊,他也不想去承认自己内心真正的感情,但是眼下他已经再也没有办法逃避了,就像已经快被脱个赤裸的自己,而自己的内心也是时候应该要清空准备接纳他了。

婴儿车走这里:https://m.weibo.cn/5869437598/4101596172222792

“除了你以外的人,我都不想要。你就是我唯一的omega……”

“别耍嘴贫了,把我弄得这么乱七八糟,我可要将你榨干啦♡”鹤丸朝他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就像一个恶作剧的孩子,天真烂漫的脸庞上却带着几分浓厚的色情意味,撩人的眼神看得三日月心痒痒。

“那好,这下你怎么求饶我都不会心软咯。”他抓起鹤丸的手,在洁白的手腕处吻了吻。

Fin.

——————

哎呀呀拖这么久才更新真是抱歉啦!!好久没写肉有点智商退化了,原谅我有一些粗制滥造OTZ希望大家能看得开心qwq顺便五一快乐啊哈哈哈

评论(3)
热度(164)

© - 邪汤丸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