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邪汤丸 -

Luv me lve my dog.爱你所爱.
高三狗长弧,一年后见x
酷爱ABO。黑历史不删是因为自己看着感觉好有趣啊哈哈哈。共勉。

[维勇|时代架空]Time Crossroads.
梗源如图,单纯是一个脑洞产物,有点难产啊……怎么说,这种时间线相互交错的文好难写(然而并没有什么很复杂的东西)
不嫌弃的话就看看吧……关爱小透明写手从留言开始x
——————
下午三点半。
俄罗斯谢列蔑契娃机场。

天气甚为晴朗,视野一片开阔,与长谷津那个淳朴又偏僻的小镇完全是截然不同的一副光景。早就听闻俄罗斯航空的尴尬事,现在亲身体验了一遍,胜生勇利还真的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冒着如此大的生命危险也毅然决定只身一人来到俄罗斯,仅仅是因为高中的时候与朋友闲逛在人群中多看了那个人一眼。
于是一眼万年。
有些人经过岁月漫长的蹉跎也不见得会对长久陪伴在他身边的人动情,可有些人,仅仅是在人群中视线不经意的一撇,从此便只为他一人沉醉。

他紧紧攥着手中的杂志,封面上是俄罗斯当下人气正旺的模特,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一头清爽的银色短发柔顺地贴服在耳边,脸颊的轮廓仿佛像是精心计算过的一般标致,薄薄的唇瓣微微勾起一个弧度,看起来带着几分慵懒,最吸引他的是那双看不透的眼眸,轻佻的眼眉弧起,清澈的湖蓝色眸子闪烁着点点亮光,又透露出一种欲望的魅惑……那时候仅仅是在等红绿灯时看了对面的银发男人一眼,胜生勇利那颗万年冰封的心竟开始动摇,是因为这个男人无可比拟的美貌吗?似乎又不全。从看到他的第一眼起,就有一种情感开始从心底不断升腾,而那种情感很难形容——那像是一种超越了时空与现实,从很久很久以前就一直深埋在心底等待他来唤醒的记忆,他不知道这是什么,于是,他只能笼统又概括地给它冠上一个华丽的名称,爱。

午后的太阳正好,适合长期颠簸劳累以后的短暂放松, 这家餐馆的装饰豪华又别致,有种置身于画馆的错觉,四处金碧辉煌,充满了艺术的气息。可胜生勇利偏偏选择了靠窗的位置,理由仅仅是因为抒情的音乐与窗外的美景交融起来让他心情舒畅。他啜饮了一口咖啡,盯着窗外发了一会呆,又低头看向了手中的书,四周吵杂的氛围不仅对他没有丝毫影响,反而像是为他设置了一道隐形的屏障,人们来来往往,却始终没有人注意到他,这个文静的黑发青年和他身后的景色几乎融成了一道美景。

餐馆的木门被推开了,门上挂着的铃铛叮叮作响,从门缝里透来的冷风拂过胜生勇利的脸,一阵冰凉。他无意关注走进来的是哪位饥肠辘辘的顾客,因为在这个陌生的国度根本就不可能碰上熟人,但是当他看到人群中一抹靓丽的银色以后,他傻眼了,心跳也跟着漏了一拍。
他怎么会不认得那个人,怎么会不知道那双深邃的蓝色双眸的所属之人会是谁,尽管他为了躲避不必要的麻烦而戴上了口罩,却始终被勇利认了出来。拉斯夫人似乎感受到紧紧缠绕在自己身上的目光,顺着方向找到了视线的源头。
啊,那双眼睛胜生勇利是多么的心悦。仿佛在过去的日日夜夜,那噙满深情的双眸都在朝他述说着令人愉悦的情话,明明是冷色的瞳孔却燃烧着令他兴奋的欲望之火……光是这样不经意的对视,胜生勇利的脸已经烧得通红,尽管躲开了他炽热的视线,心跳依旧难以平复。

“我可以坐在这里吗?”低沉的嗓音在胜生勇利的耳边环绕,他犹豫地点了一下头,说了声好。
黑发青年整个人浑身上下一阵别扭,这样的突发事件他根本就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去面对,心里五味杂陈,他战战兢兢地环绕四周,还有更多更好的位置供他选择,为什么偏偏坐在了这里?
“外面的街景很美吧。”
男人湛蓝的眸子盯着远方的地平线,瞳孔中倒映出被阳光渲染开的如火烧般的天空。
“嗯,是啊。”
“真巧,我就是冲着这个景色才来这里的。”
拉斯夫人朝他露出一个无邪气的笑容,从窗外投射进来的光影在他的脸上肆意交错渲染,和背景的复古式设计的餐馆竟然莫名的相衬,胜生勇利一时间有一种穿越到了几百年前的错觉,好像眼前的这个人只要轻轻一碰都会消散在这片冷淡的空气之中。
他太美,太不真实了。

“对……对不起!”胜生勇利在伸出手抚摸上他的脸以后的半分钟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心中的疑虑终于在指尖传来一阵温暖的体温以后彻底消失。银发男人看着他窘迫的模样,忍不住笑了出声。
“没关系,你可以摸。”
“对不起……我可能有点晕,你别在意。我只是觉得你有点眼熟,并不是因为杂志上刊登过你的专访,只是单纯的,呃……”
胜生勇利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下去,总不能把自己藏着掖着在心底这么多年的秘密一下子倾泻出来吧,何况他也没勇气,也做不到。
“我想我们可能在哪里见过面?”
“诶?”
“前几年我去日本拍摄广告,我想,可能是在那里见过你也说不定,你是日本人吧。”
“啊……是的,我是。”
胜生勇利不禁想起他第一次看到他时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街上的人来来往往,眼睛却像是装了滤镜似的将旁人过滤掉了,只注意到了他这一抹银白。

“你对生物学这方面有兴趣吗?据研究所知,在经过无数次排列以后,人的DNA排序将会在两百年或以上不等的年限再次出现相同的排列。”
银发男人抵着下巴,不紧不慢地述说着,又低头泯了一口摩卡。
“最终无论经过了多少年,我们都会再度重逢。”
“是的。只可惜有关于那个人的数据已经彻底被删除,他将不再记得他的存在。”
胜生勇利认真的回答着,显然,他把话题带向了不怎么愉快的一方。

“无论他记不记得,我都会凭借着那一点残余的记忆星火找到他。这就是我们在这里相聚的理由。”
“当时在十字路口与我擦肩而过的身影我从来都没有忘记过。”
“我甚至连他的姓名都不知道,却因为那一束热情似火的视线,让我动了情。”
“我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心悦你许久,如果你不嫌弃,可以与我深交吗?”

“……我是胜生勇利,”他羞红着脸将视线扭捏地撇到一旁,因为紧张而紧咬着的下唇留下了一个青白的印子,“我也爱慕你许久,我愿意。”

任凭时光荏苒,我也会在这岁月的长河中寻找到你。
fin.

评论(6)
热度(65)

© - 邪汤丸 - | Powered by LOFTER